這是屬於Ducky Hung的倒地鈴經驗!分為篇。

This Heartseed experience belongs to Ducky Hung!  Part1 & Part 2.

 


 

- 學校門口 -

丫子, 今天來睡學校怎樣?

好啊, 睡袋都還沒好好用過.

不過可能沒熱水洗澡喔...

嗯嗯.

睡教室沒關係吧?

人家還不一定開教室給我們睡耶...

走廊也沒關係啊. 走吧...

 

於是我們騎進漆黑的校園...

 

正巧還有一間教室是亮的,

我走到門口張望了一下,

裡頭是一群穿著棒球衣的小學生,

第一個同學發現我之後,

有如連鎖反應引發了整班的騷動,

小學生們像發現珍奇異獸一般,

全跑出來看我們...

A同學: 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軸哥: ㄟ... 你們學校有警衛還是保全嗎? 我們想來借住一晚...

B同學:沒有耶...你們要住這裡喔?

C同學:你們從哪裡騎來的?

D同學:哇... 這個好亮! 

( 一個同學指著車尾燈...)

軸哥: 這個還會閃喔...

( 軸哥變換著車尾燈的段數 )

一群同學: 哇~~~真的ㄟ...

 

一群小學生圍著我們七嘴八舌說個不停,

直到一個年輕的女老師滿臉怒色地跑出來,


你們都進去教室!!  誰誰誰, 你功課還沒寫完!! 誰誰誰!不要在這裡聊天!

 

看來我們把小老師惹毛了...

 

不好意思, 我們想借住學校一晚, 不知道可以問誰?

可能不行耶, 我們學校好像沒在借人家住...

 

問老師這種問題答案當然只有一個...

因為這種事不歸老師管的...

 

 

- 警察局門口 -

請問這附近有沒有比較便宜的民宿?

警察大哥: 你們從哪騎過來的?

台北.

哇... 很有毅力喔...不過我們這邊沒幾間民宿, 你們預算多少?

越便宜越好.

有不要錢的要不要?

真的喔!? 好啊好啊!!

那我先打電話問一下...


不用錢的? 真的假的...

 

等下你們往回騎, 會看到一個路牌, 就是 台九線350  的地方,

看到那個牌子, 有個斜坡上去就對了!

那個徐大哥人不在, 不過沒關係, 你們自己先進去...

嗯? 不過我們沒鑰匙...

喔...那裡從不鎖門的...

 

在昏黃的路燈下, 我們邊騎邊找,

沒想到 台九線350 就在剛剛小學的對面...

從斜坡上去馬上就看到一片漆黑的房子.

和軸哥停好車後,

我小心翼翼地開門進去,

找到電燈開關,

屋子裡果然沒人...

眼前沒有任何家俱,

不過有個適合當大通鋪的木製炕床.

左手邊也有兩個小房間, 還掛上了蚊帳.

門上貼著車友留下類似 "生活公約" 的佈告,

像是...

1. 如果你來到這裡, 請把這裡當成你的家, 並保持清潔.

2. 廚房裡的食物都可取用, 但請不要浪費食物.

3. 這裡所有物品都可使用,但請記得將物品放回原位....

4. .....

 

卸下行李後, 我和軸哥便去吃飯了.

回到民宿,

剛剛的警察大哥正在門口掃地!?

沒多久,

民宿主人 徐大哥 騎著野狼125出現了,

看到野狼上面掛著送報專用的馬鞍袋,

哇賽! 原來大哥平常的工作是送報紙的?

這樣還免費供吃供住?

 

坐在屋外的庭院,

警察大哥熟練地泡著茶,

徐大哥和我們聊起 " 倒地鈴 " 的起源...

原來徐大哥不是什麼送報生!?

看他細瘦黝黑的外表,

絕對想像不到他是台北人,

當初是為了健康跑來台東種田,

一個因緣際會, 把農舍免費借給學生留宿,

結果消息在網路上一傳十, 十傳百,

往後來借住的人就越來越多,

由於是免費的,

許多受過恩惠的旅人,

反倒會主動幫忙整理房子,

寫 "使用須知" , 釘發票收集箱, 設立網站,

也有人寄一大堆鍋碗瓢盆, 毛巾棉被,

讓倒地鈴更加完備.

能親眼見到這樣的效應,

真的很有意思,

平時有人會為了殺200元的住宿費,

你來我往的唇槍舌戰,

但在這裡,

人們卻只想著如何貢獻自己的心力...

 

早上起床後,

走到屋外,

倒地鈴的一切變的清晰不已.

 

斜坡上去, 就是倒地鈴了. 這些名牌, 都是車友們主動做的...


不知情的人看到免費兩字, 會不會以為是騙人的...?

 

前一晚我們就坐在這裡泡茶聊天, 夏夜晚風, 真的很舒服...

 

徐大哥特地做了個沖涼區, 讓剛到的人能洗去一身沙塵.


暑假會有一批小朋友來此留宿, 懂建築的徐大哥, 在農暇時還要忙著擴充床位.

 

對面國小的操場上, 球隊正在練球... 該不會是昨晚那一批人吧...!?

 

在廚房, 看徐大哥用很不熟練的手勢準備早餐,

於是我趕快自告奮勇, 說要幫忙.


炒飯可是我的強項喔... ( 再來就是泡麵了...)

 

徐大哥 + 超級豐盛的早餐

 

早餐過後,

我和軸哥坐上徐大哥的悍馬車,

準備參觀一下鹿野這個地方.

 

悍馬車離開大馬路, 開進鄉間小路, 這也預告著一段奇異之旅的開始.

 

台東特產- 藍天配上油綠的稻田.

 

開在小路的悍馬車十分顛簸,

眼前若非農田,

便是野花野草涵蓋地表,

草間蝴蝶昆蟲飛舞其間,

天空有老鷹飛翔,

耳邊盡是鳥語呢喃,

溪裡有魚有龜有蚌,

充滿生氣.

 

眼前出現了保育類動物, 野生的帝雉.

 

看著眼前這小小世界,

每個生物都活得好好的,

哪裡需要人類去協助或改造...

也許所謂的環保,

只要不去污染這片土地就行了...?

 

接著車子開到了金瓜園.

徐大哥說要我們摘兩顆金瓜帶回去加菜.

但我跟軸哥在園子裡繞了半天,

就是不知道怎麼挑金瓜...

瓜沒挑到, 倒是拍了幾張宣傳照...

 

" 歡迎來到 xxx 採金瓜, 一顆10元..."

 

" Taitung Walker : 台東鹿野金瓜一日遊, 特惠199元起..."

 

因為徐大哥的熱情邀請,

我們決定在鹿野停留一天,

順便幫忙一些農事.

下午我們接到的第一個任務,

竟然是...放羊吃草.

 

徐大哥養了幾頭羊,

我們得帶牠們到隔壁的荒地吃草,

羊咩咩是十分溫馴又合群的動物,

只要拉著帶頭的幾隻羊, 其牠羊群就會跟著走.

無奈有隻羊兒走到一半, 竟害怕得雙腳跪地...

 

" ㄟ... 我們是去吃草ㄟ!! 是去吃大餐喔~~...你不是餓壞了嗎? ..."

 

我好說歹說, 牠就是爬不起來...

怕羊兒會痛, 又不敢用力拉鍊子... 只好繼續勸說...

 

" 今天不是去廚房ㄟ...不要怕ㄟ........"

 

結果, 還是徐大哥在行,

他拿根草枝, 輕輕往羊兒屁股一敲,

羊兒馬上掙扎地站起來, 繼續往前走...

 

軸哥與羊兒.

 

一旦接近吃草的荒地,

羊兒就會興奮地狂奔起來,

我當場就被羊群拖著跑,

啊~~~

( 這比被黃金獵犬拖著跑還恐怖... )

把羊兒送到目的地之後,

任務還沒結束,

羊圈裡還留著兩隻小小羊,

因為太害怕了所以沒有跟著出來,

我們又回去找小小羊...

小小羊更沒膽, 根本沒辦法走,

我跟軸哥只好一人抱一隻,

採人工方式運送到羊媽媽那裡,

當小小羊抱在懷裡時,

柔軟的身體馬上傳來一陣暖意,

真的是很溫順的動物啊...

想當初,

去烏來練車時,

還特地去吃了一碗小羊肉...........

我真的好殘忍啊...

 

小小羊真的可愛得不得了...

 

所謂放羊吃草是真的,

我們只負責帶牠們去吃草,

之後就可以不管牠們了,

吃飽了牠們會自己跑回家...

接著,

徐大哥選了一塊荒地,

讓我們鋤地種樹豆.

我負責將樹豆放進鋤好的凹洞,

然後用薄土覆蓋種子,

不知為什麼,

總覺得這是一種很神聖的工作,

彷彿自己正參與了一個生命誕生的過程一般...

工作告一段落之後,

接著是準備我們晚餐的食材.

路邊看似蔓草叢生,

但其實充滿了寶藏.

下午又來了一個車友大哥,

加入採野菜的行列.

 

正在摘野菜的徐大哥.

 

鮮採芋頭.

 

大水溝中也有野菜可拾.

 

在沒有污染的土地上, 有光,風,水,土, 就有生機.

 

在回倒地鈴的路上...

軸哥!

嗯?

我想吃冰!

嗯? 哪裡有賣冰啊?

那裡!


我指著一戶人家,

那戶人家前面擺著一個小冰庫,

用紅字寫著霜淇淋15元.

 

午后時光, 我和軸哥就坐在馬路護欄, 望著操場吃著冰.

photo by 趴趴牛趴趴照.

 

雖然只是幾分鐘的靜懿,

卻讓我有種人生最幸福也不過如此的感受...

 

傍晚,

三個大男生加上我,

忙著做"創意" 料理...

( 因為以前根本沒煮過這些東西,只好亂煮一通...)


如此這般, 晚餐也就噹噹噹完成了!

 

開動!

不知為什麼,

當大家一起吃飯時,

飯菜就會變得特別好吃.

就在吃到一半時,

倒地鈴又來了一個新朋友 - 小高.

話說小高不是騎腳踏車來的,

而是從台南開車過來,

問起緣由,

從沒住過倒地鈴的他,

因為看到有人願意免費供吃供住,

覺得很不可思議,

於是便主動向徐大哥說要過來做兩天工.

光從 "台南開車來這裡刷油漆" 這一點,

我覺得小高也很讓人不可思議...

台灣的好,

我正一點一點的體會著...

吃飽飯後,

一群人就坐在院子喝茶聊天,

好不愜意...

直到夜深,

大家才互道晚安...

 

躲進復古蚊帳後,

我在筆記本寫下速記...

炒飯, 悍馬車, 帝雉, 野鴨, 魚, 老鷹, 金瓜, 放羊, 抱小小羊, 樹豆,吃冰, 煮飯....

雖然哩程數的記錄是0 ,

但卻換來豐沛的生活體驗,

謝謝徐大哥的分享,

謝謝倒地鈴的一切,

謝謝大家的幫忙,

在這裡, 流通的不是貨幣,

而是無私的情感.

到了明天,

就要離開這裡, 往下一站去了吧...?

也許哪一天,

我會再回到這裡,

看看樹豆長大了沒...


倒地鈴其實是一種植物.

 

倒地鈴種子, 只要認真看, 你就能看見它的真心喔...

 

 


 

同學體操預備, 開始!

1-2-3-4-5-6-7-8...

2-2-3-4-5-6-7-8...

大清早,

居然被對面小學的廣播給吵醒...

盥洗之後,

很快地打包行李,

走到屋外,

前一天車友大哥的車已經不見了...

已經走了啊...

早餐過後,

徐大哥, 軸哥和我,

坐進小高的車.

準備再去附近逛逛.

照著徐大哥的指示,

車子竟開到一間廟的前面...

 

據說這是鹿野的主廟, 福佑宮.

 

不過徐大哥不是往廟裡走, 反倒往旁邊走去.

靠近欄杆, 才知道這才是主景.

整個鹿野就在眼前.

 

接著, 我們往野溪溫泉出發,

一車四個人, 是正好的距離,

不太擠也不太空,

打開車窗, 吹著自然風,

十分舒適.

 

野溪邊的紅橋. 兩個男生好像有用不完的話題.

 

溪水徐徐地從腳邊流走, 這是一條只能往前的單行道.

 

男人戲水圖1....


男人戲水圖2 ...怎麼都不美...

 

因為腳不方便, 留在上面等我們的徐大哥.

 

接著, 我們又跑去看乾涸的水庫...

 

是聊到什麼嚴肅的話題嗎?


水庫旁的房子. 這些葉子看來很嫩綠, 不知叫什麼名字... 在城市長大的我, 對大自然其實相當陌生.

 

到了紅葉少球紀念館了!

 

小高提議每人找一尊雕像來拍照.

 

我的是圖騰.

 

軸哥你....

 

三人與 睡醒的狗.

 

紀念館旁邊就是大操場.

 

花開得好美.

 

門口烤香腸大哥.

 

老闆好像也認識徐大哥,

還特地請我們喝小米酒.

聽說他做了私房菜, 正等朋友來下酒.

經徐大哥的遊說,

老闆才把私房菜秀給我們看...

啊.......原來是... 烤田鼠...

那是一隻形狀完整, 身體僵直的田鼠,

不曉得第一口要從哪裡咬下去...


旁邊就是紅葉小學喔~ 一群小學生正在跳原民舞... 那是體育課嗎?

 

拖鞋幫的大哥們.

 

接著我們又去了 布農部落. 那裡很像九族文化村...

 

黃金! 現在還沒輪到你上場...


在園子裡, 遇上出來閒晃的鴨子們...

 

現在我知道美白的重要了...

 

一杯熱咖啡, 與那一片蒼綠, 都是生命的必需.

 

小米酒裝, 很有創意喔...


明明賣的東西都一樣, 怎麼感覺就是不太像...

 

軸哥, 別再裝熟了...

 

下一站是著名景點: 鹿野高台.

鹿野高台, 是飛行傘的起點. 玩家們都是從這裡跳下去的...

 

高台的另一側, 是一大片地.


少年仔去探險了...

 

一車四個人, 是正好的距離.

 

丫子...

幹嘛?

下午兩點了耶...

對啊.. 怎麼了?

現在出發會不會太晚了?

好像ㄟ... 現在出發也騎不了太遠...

那不然...

嗯?

要不要...

怎樣?

要不要再留一天啊?

真的假的!?

 

下午三點,

放羊吃草之後,

我們一起幫徐大哥蓋籬笆.

 

一個多小時之後, 完成了...


養在儲水槽的小雞們, 終於可以換新家了...


當女生的好處, 就是只要按快門就行了...

 

儲水槽其實重得要命...

 

大功告成.

 

傍晚,

又加入一個新的車友,

大夥一起準備晚餐, 十分熱鬧.

 

豐盛的意義, 不只存在於佳餚上.

 

車友同我們聊天之後,

才發現我們跟徐大哥只認識兩天,

跟小高只認識一天...

看大家熟門熟路的樣子,

還以為我們待很久了呢...

 

要洗澡時,

我覺得很好笑地, 再一次, unpack 我的馬鞍包,

把要用的東西通通拿出來.

然後問自己,

這真的是最後一晚了嗎?

洗完澡後,

發現大家正坐在院子,

整理車友們留下的發票,

因為徐大哥不收錢,

大家就把身上的發票都留下了...

 

小妹, 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嗯? 徐大哥,有什麼事?

因為你就住我老家附近,

能不能請你把這些發票送去我家?

有個葉小姐會幫我對這些發票, 如果有中獎,

她會幫忙把錢匯到我的戶頭,

倒地鈴若有點收入, 能經營得比較能長久一點.

 

當然,

發票用寄的是比較省事,

但當這事變成一種委託時,

意義便完全不同了.

我很高興接下這個任務,

並在馬鞍包裡空出放發票的位子.

 

翌日,

單車綁上行李後,

我們都明白這次是真的要出發了.

徐大哥拍了拍軸哥的肩,

小高則和我們握手,

離別的場面總是十分沉靜,

但空氣裡卻充滿話語,

我給了徐大哥一個擁抱,

才發現徐大哥真的是個非常瘦骨嶙峋的人.

要走的人會不捨,

被留下的人又該如何?

所謂離別,

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當單車滑下倒地鈴的斜坡時,

我明白,

旅程必須繼續,

不管你願不願意,

時間的河只能繼續向前,

開始, 結束, 相遇, 別離...

 

不知哪裡吹來的一陣微風,

竟弄溼了我的眼...

 

 

photo by mobile01.

 

台東鹿野倒地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